晨鑫科技被“掏空”账面仅剩131万 大股东股权将拍卖

晨鑫科技被“掏空”账面仅剩131万 大股东股权将拍卖
感知中国经济的实在温度,见证逐梦年代的前行脚步。谁能代表2019年度商业最强驱动力?点击投票,评选你心中的“2019十大经济年度人物”。【我要投票】 ●长江商报记者李顺 晨鑫科技榜首大股东刘德群被曝出存多起债款后,本年以来其所持股份先后被拍卖。 12月27日-28日,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将在淘宝网揭露拍卖刘德群持有的3517.49万股公司股票,若本次拍卖成功,刘德群持股将削减至10.77%。此前有投资者曾猜想实控人薛成标或将“接盘”,不过近期薛成标已减持近2%公司股份,晨鑫科技榜首大股东之位终究落入谁手仍成谜。 2017年,壹桥股份(晨鑫科技前身)实控人刘德群一手策划了财物重组,将上市公司原主业海参饲养事务置出,刘德群以15.71亿元收入囊中,而以近20亿收买壕鑫互联公司100%股权,摇身一变成为一家游戏公司。 不过重组之后的晨鑫科技一地鸡毛,刘德群在重组之前已套现近20亿,现在其被曝出债款后,刘德群仍未付出完置出财物的付出款,而晨鑫科技主营的游戏事务成绩断崖式下滑。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,上一年,公司收买的壕鑫互联公司商誉减值3.42亿元,本年上半年壕鑫互联公司净利润1242.12万元,仅完结许诺净利润4.02亿元的3.1%,到2019年三季度末,公司账上货币资金仅剩131.39万元,和价值最高的财物——5.64亿元账面商誉。 榜首大股东所持股份屡次被拍卖 11月27日,晨鑫科技发布布告称,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将于12月27日10时至12月28日10时止,在淘宝网司法拍卖渠道揭露拍卖公司榜首大股东刘德群持有的3517.49万股公司股票,本次拍卖以2019年11月22日(含当日)前20个买卖工作日的收盘价均价乘以股票总股数的80%为起拍价,起拍价为9680.13万元。 到布告发表日,刘德群持有公司股份1.89亿股,占公司总股本的13.24%,为公司榜首大股东,其累计被拍卖股份数量为2.21亿股,占公司总股本的15.50%。若本次拍卖成功,刘德群持有公司股份将削减至1.54亿股,占公司总股本的10.77%。布告中公司也提示,若刘德群持有的股份后续被司法处置,或许导致公司操控权或榜首大股东发作改变。 从上一年开端刘德群就被曝出债款缠身。2018年11月7日,刘德群、上海钜成与兴业证券签订了《债款转让及以股偿债协议》,上海钜成受让兴业证券对刘德群享有的悉数债款,刘德群赞同将1.24亿股(占总股本的8.68%)公司股票转让给上海钜成,然后到达消除债款的意图。一起刘德群、刘晓庆(刘德群之女)将上市公司算计20.44%表决权全权托付给上海钜成,上海钜成成为晨鑫科技控股股东,该公司实控人薛成标成为公司实践操控人。 本年8月6日,上海钜成践约竞得刘德群被榜首批挂牌拍卖的1.24亿股(占总股本的8.68%)公司股票,股份对价为4.14亿元。10月13日,刘德群被司法拍卖的4800万股(占总股本的3.36%)股份被第三方陈治国竞得,股份对价为1.33亿元。 有投资者猜想假如本次司法拍卖的3517.49万股(占总股本的2.46%)被上海钜成接手,上海钜成的持股份额将由8.68%跃升至11.14%,有望逾越刘德群成为榜首大股东。 不过11月1日公司刚布告,上海钜成于2019年10月29日至2019年11月1日期间算计减持公司股份2850万股,累计减持股份份额占公司总股本的1.997%,此次减持后上海钜成持股份额由8.679%降至6.682%。这或许标明上海钜成也无意上市公司榜首大股东之位,预备撤离。 20亿收买“埋雷” 晨鑫科技前身为运营海参饲养事务的壹桥股份,而现在其主营事务已改变为移动游戏事务。 2017年底,壹桥股份施行了严重财物重组,将原有的海参相关事务以15.71亿元出售给刘德群,一起9.9亿收买京鑫优贝公司、冯文杰一起持有的壕鑫互联公司55%股权,此刻标的全体估值18亿元。尔后公司又以现金10.13亿元收买壕鑫互联公司剩下45%股权,此次估值已到达22.50亿元。 而早在重组之前,刘德群就做好了脱身脱离的预备。刘德群早在2016年就已将董事长一职交给女儿刘晓庆。在2015年和2016年两年间,刘德群及其女儿和女婿,一再减持,减持份额占公司股份超越10%,套现将近20亿元。 2017年11月17日,刘德群向公司付出置出财物首期款8亿元,而剩下付出款已屡次延期。2019年3月15日,公司与刘德群签署补充协议,并约好刘德群将大连旭笙海产有限公司股权100%质押给公司作为实行原协议的担保。公司赞同给予刘德群最晚至2020年12月31日的付出宽限期。 10月25日,依据公司回复深交所问询函称,刘德群应于2019年6月30日前付出二期金钱1亿元,到现在没有付出的金钱金额为7000万元。而刘德群因涉嫌操作证券市场、内情买卖被常州市公安局直属分局采纳强制措施,多项对外债款已发作违约,很多到期债款无法归还,首要财物处于被查封、质押、冻住状况。 而重组之后的晨鑫科技更是一地鸡毛,收买壕鑫互联公司剩下股权时,京鑫优贝公司许诺2017-2019年,标的净利润别离不低于1.92亿元、2.92亿元、4.02亿元。 而经审计的壕鑫互联公司2018年度归母扣非净利润为8360.29万元,较许诺数少2.08亿元。所以2018年壕鑫互联导致晨鑫科技商誉减值丢失3.42亿元,净利润亏本6.36亿元。 本年晨鑫科技成绩进一步下滑。2019年前三季度公司经营收入和净利润别离为6886.68万元、68.91万元,别离同比削减67.77%、98.95%,公司称首要因为部分游戏下线,游戏收入削减。 2019年半年报显现,壕鑫互联公司上半年净利润1242.12万元,仅完结许诺净利润的3.1%。而到上半年底,公司收买壕鑫公司互联账面商誉仍高达5.64亿元,本年的商誉丢失或不可避免。 短短三四年时刻,晨鑫科技被刘德群、壕鑫互联公司实控人冯文杰先后两次“掏空”。2015年上市公司股价最高曾高达13.29元每股,也正是那个时候刘德群开端在高位减持,套现近20亿,而尔后晨鑫科技又消耗近20亿收买壕鑫互联公司,2019年三季度末,晨鑫科技账上货币资金仅剩131.39万元,和价值最高的财物——5.64亿元账面商誉。 新浪财经大众号 24小时翻滚播报最新的财经资讯和视频,更多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重视(sinafinance)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