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北京风景:盐水煮花生

老北京风景:盐水煮花生
老北京的规模比现在的北京可小多了,所谓“内九外七皇城四”,说的便是北京内城有九个城门楼,外城有七个城门楼,“皇城四”是说皇城东西南北有四个门楼,即东安门、西安门、中华门、地安门。这便是老北京的规模,其实便是现在的二环以内这么一小块地儿。出了二环便是乡村了,一望无边的都是庄稼地,农人生产出的粮食瓜果蔬菜运到城里很便利,旅程近,推车挎篮都不是事儿,走街串巷呼喊卖的也就多了。所以其时北京城里吃的都是时令农产品,什么时节吃什么食物,一朝一夕也就成了日子习惯。 秋天是收成的时节,很多的新鲜农产品由农人肩挑车载涌入了城,城里人就有了口福。北京郊区盛产花生,秋天花生成熟了,农人从地里刨出花生,就把其间一部分加工成熟食,如炒花生、煮花生等,这样就好卖出去,能够多挣些钱。就拿这煮花生来说吧,先要用清水把新鲜花生上面的泥土洗洁净,然后把每个花生都在上沿边儿的当地捏开一个裂口,为的是好入味儿。随后把开口的花生倒入灶上的大柴锅,加水,用柴火烧开,然后放入花椒、大料、八角、桂皮和大盐粒,开锅二十多分钟,最终放入少数的白胡椒粉和陈醋来提味儿,这一锅盐煮花生就齐活了。煮是煮好了,但不能立刻去卖,有必要捞出来放到大瓷盆里,在五香的盐水汤汁里浸泡一夜,让每粒花生充沛入味儿。第二天一早就能够捞出放在柳条筐中,挑担或推车进城串胡同呼喊:“五香咸落花生!”“鲜花生哎咸花生,五香咸花生!”“好香的下酒菜哎!” 农人在加工花生的过程中投入了时刻、劳力、辅料等,必定就提高了花生的价格,一斤煮花生,可比生花生加一倍或更多的价格卖出,农人便是靠勤劳挣一点儿辛苦钱。那会儿咱们家里有时也买生花生自己煮,但总感到味道不如卖的好吃。听奶奶说,是由于农人用的是大柴锅,烧的是灶火,煮出的东西都有香味儿,也或许吧。 五香花生大人孩子都爱吃,在那物质匮乏的年月,煮花生就成了秋季零食的主角。我记住那时家里的男性老一辈有的喜爱喝白酒,煮花生就成了他们最常吃的下酒小菜了。小孩儿也特别爱吃,由于花生不光甘旨,并且含有丰厚的养分物质,对孩子长身体也特别有优点,在零食匮乏的年代,大人听到胡同卖煮花生的呼喊声,也常常给买一大盆,既有养分,又饱腹顶饿,还能让不识闲儿的孩子安静好一会儿,那真是巨细同乐了。 从上个世纪五十年代中期开端,农产品都统购统销了,农人个别不能私自出售,卖煮花生这一行也就在京城绝迹了。现在形形色色的零食都数不清了,哪个家里的孩子不是变着把戏吃和玩儿,但唯一那不起眼儿的煮花生的味道,却成了我幼年日子抹不掉的美好记忆。(何大齐)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